廈門大學張亞輝教授做客哲學社會學院知行講堂

日期: 2020-09-30 閲讀: 來源: 關鍵詞:

9月29日下午,蘭州大學哲學社會學院知行講堂“羣學”系列第六講於齊雲樓349會議室開講。廈門大學人類學與民族學系張亞輝教授為蘭州大學師生作題為“費孝通的兩種共同體理論:對比較研究的反思與重構”的學術講座,講座由劉宏濤副教授主持。

張亞輝教授首先介紹了費孝通先生用來理解中國的兩個共同體理論:即基於印歐人的鄉村研究和基於通古斯人的民族研究。他認為,在對中國進行整體理解的時候,這兩種理論之間存在着明顯的張力。

張亞輝教授系統分析了鄉土社會概念與印歐人共同體概念的關聯與差異。印歐社會是一種法權社會,在此一法權社會中,鄉村共同體經歷了從共同體向社會的轉變。該社會的歷史事實為我們理解社區、共同體和社會這些概念提供了歷史經驗和基本框架。然而,鄉土中國在土地制度、法權、家父長權力及與國家的關係等方面卻不同於印歐人。在中國鄉土社會中的法權不明晰的情況下,差序格局不是以有組織的羣體而是以每一個個人為核心的關係圈,這是生育制度的擴展。在此意義上,差序格局也就是排斥了法權的親屬制度表的直接實踐的結果,而不是一種社會組織形態。秦漢法律變革以後的差序格局是以中國欠發展的家父長制、傳統秩序的穩定性和共同體法權地位的模糊為前提的。

接着,張亞輝教授論述了費孝通先生的花籃瑤民族研究與史祿國的Ethnos理論之間的聯繫。他認為,Ethnos理論難以有效解釋漢族之形成和中華民族之法權主體地位。學者在思考中華民族的形成過程時應該走出日耳曼式的民族與民族理論框架,而要看到帝國時代由王權確定的法權主體和基於Ethnos過程而形成的族團這兩個方面各自的作用。這是看待中華民族的兩個視角,它們在歷史上並非始終相互重合。將前者的合法性完全奠基在後者之上,完全是日耳曼民族在中世紀後期反抗羅馬帝國和天主教大教會的歷史產物,並不具有普遍性,而這對中國來説既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可能的。

張亞輝教授的講座提供了理解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的兩種思路,唯有從整體而非任何局部入手的解釋,才能讓中國的民族學和人類學擺脱日耳曼經驗的限制,從而拓展出更為寬闊的比較研究視野。

講座結束後,張亞輝教授與在場師生就相關學術問題進行了交流。

發現錯誤?報錯
文:馬俊凱
圖:馬俊凱
視頻:
編輯:陳柄霖
責任編輯:許文豔

推薦關注

閲讀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