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景侃教授做客蘭州大學哲學社會學院知行講堂

日期: 2020-10-16 閲讀: 來源: 關鍵詞:

蘭州大學哲學社會學院知行講堂“校友”系列第四講於10月14日下午在齊雲樓349會議室開講,學院榮休教師陶景侃教授應邀為蘭州大學師生作題為“‘抽象上升到具體’的邏輯方法及其哲學意義”的學術講座。

陶景侃按時間程序,對於中西方哲學發展的歷史進行了梳理。中國學術開端於研究仁(孔子)義(墨子)道德(老莊)等並列的學説,因而形成百家爭鳴之盛;希臘略早於孔子的泰勒斯,則開端於追求萬物起源於什麼“原質”,出現了原質是水、火、土、氣的不同猜想,而且引出了“無限”、“變化”、“數量”等性質的物理和數學,從中抽象出“存在”、“理念”之類的概念,使得希臘不同地域的不同學説,合成為從現象追求本質、從感性深化為理性的一門“哲學”。

哲學經過千多年的發展,康德明確了感性、知性和理性的區分,黑格爾的《邏輯學》則構造了反映人類從現象到本質的、直至他所謂“總念”的概念體系。馬克思《關於費爾巴哈的提綱》以“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糾正黑格爾的唯心主義,成為唯物主義;馬克思同時把黑格爾邏輯,提綱挈領為“抽象上升到具體”邏輯方法,用以説明怎樣從分析到最基礎、內涵很少的普遍概念後,怎樣綜合成為可投入實踐檢驗的具體概念、具體事物。例如從愛因斯坦的質能關係公式和原子可在分裂中釋放出能量的發現,可以極其複雜地綜合成為“原子彈”概念,製造成的原子彈爆炸,證實了“原子彈”原理的真實性。

馬克思“抽象上升到具體”的方法,出現在他1859年《政治經濟學批判》的“導言”中。此書的“序言”闡述了生產力生產關係、生產方式上層建築關係的歷史進化的機制,要求生產關係和思想、制度上層建築,都必須適應生產力發展的要求。結合這個原理 ,中國人在文化大革命後,就知道了實踐檢驗真理的原則。陶景侃還講述了實踐檢驗真理原理所隱含的邏輯。

講座結束後,陶景侃分別對同學們提出的“概念歷史會具有層壘性,我們要以什麼為參考標準”、“公理是不證自明的,那並非該如何證明”、“黑格爾的辯證法到底是什麼樣的” 、“抽象上升到具體的方法、綜合方法與實踐分別是什麼” 、“馬克思主義中的實踐唯物主義與中國的知行合一的區別在哪裏”等問題進行了一一解答。

發現錯誤?報錯
文:汪國梅
圖:汪國梅
視頻:
編輯:江橋月
責任編輯:許文豔

推薦關注

閲讀下一篇